2016

石珩伯 | 追忆

“追忆”一词的含义更多的是在“追”字上,追忆会将记忆的景象和景物引入一个不复存在的完整情景当中。譬如一件过去的衣衫、一张老的唱片,其不能代替往事也不能称之为历史,但它可以将现在与过去链接起来,以此唤醒记忆中的场景。因而,它一方面凝视着往事,另一方则极力的填补情景当中的空白。换言之,追忆往往是从“现实”到“实在界”的“介质”。
 
石珩伯早期的作品一直以来都想寻求一种寓意或文本的产物来进入对“实在界”的探讨。但很长一段时间他和大多数中国当代艺术家一样,落入了地域“符号”或是中国“符号”的窠臼。其中很多“符号”被批评家誉为年代的见证或是我们集体意识的代言。然而,这些东西真的和我们有关吗?当我们观看这些画作时,很难将画面与自己的情感和生活关联起来。
 
一旦图像被符号化,就会变成“符号性的谋杀”。此时与本质的表达已离经叛道,无论符号的大厦如何弥补这道鸿沟,最终都只能无功而返,这道鸿沟有时还会衍生出形式,但终究提醒着我们,这样的符号大厦实则是脆弱不堪的。因此,在面对时间的考验后,它们是否能成为时代的见证我深表怀疑。
 
因此,用石珩伯自己的一段话最能概括他现在的状态和作品,他说:“我感觉我不留恋什么,也不是回忆吧。郭熙曾有‘可行’、‘可望’、‘可游’、‘可居’的说法。我唯最在乎可居,而且是灵和肉的可居,我把这种可居着重放在过程中建构。空间只是我异化了的山水情怀。我时而困于山中时而又游居于山中,这就是我在空间中过程。把我对生活的体验最终简化到画面中留下来,就是观者能够所看到的那些元素。”

关于艺术家

石珩伯,1981年生于陕西千阳,2005年毕业于西安美院油画系,获学士学位。2005年9月任教于宝鸡文理学院美术系至今。
×

邮件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