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潘旭 | 星空

以一个系列的方式来呈现一类题材的作品,显然有别于单独作品的表达。在观看单独作品时,我们常常会将自身融入画面之中,仿佛画面就是整个世界。但是当我们面对一个系列的作品时就会深陷被动,游离在画面和空间之中无法逃脱。在某些意义上,一定数量和体积的作品形成了新的场域,囚禁了观者的视野和想象。而在这种控制的背后却是艺术家漫长的劳动,可想而知枯燥和乏味定会伴随其左右,当这样的工作进行到某个程度之上时,也许还会怀疑自己做这个系列的作品或是这件事情所花费的精力和意义是否能成为正比。
 
潘旭这个系列的作品是通过实物制版印刷的方式完成的。他采用最为传统的版画形式和语言将实物拼版,使其形质直接显现在布面上。以此将寻常的硬币、钥匙、徽章、小刀等实物转变为图像,再利用版画的复数性将这些图像密集的营造在观者眼前。有意制造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如同一条星河耀眼且繁茂,当面对整个系列的作品时,真实与非真实的区别已经开始变得模糊不清了,非真实的部分甚至超过了真实。从实物中拷贝来的图像此刻只是占据了次要的地位,而拟象的星空流溢出了某种幻象,如同让·鲍德里亚(Jean Baudrillard)所描述的“超真实的幻境”,许多类像共同组成了一种新的现实次序。
 
在潘旭的星空中幻象往往隐匿在实物图像的知识内部,如星光般散发出对现实的投射,以此映证了路易·阿尔都塞(Louis Althusser)的观点:“构成幻象的同时,我们还承认它们的确影射现实,因此需要它们加以阐释以发现在世界的这些想象再现背后的世界的现实。”仔细观察潘旭转译的每个实物,功勋章、小刀、钥匙等等无不透露出其符号的所指意义,保罗·德·曼(Paul de Man)认为:“我们所称的意识形态恰恰是语言与自然现实的混淆,是所指与现象的混淆。”这样的隐射不断的在暗处挤压着我们,它以全部的沉重和坚硬衬托出我们薄如蝉翼的生命。潘旭将这样的图像继续延伸到生活中。他把实物印刷的版画又一次变为实物的图案印制在各种生活用品之上,在实物图像叠加实物的过程中形成了关于真相与假相,真相与真相的语言辩证。
 
瓜塔里(Felix Guattari)在《软颠覆》中写道:“分子视野,紧盯文本和事件,而不是滑进理论层面。我相信,分子改造是长期的历史改造的真正纤维。”而对于潘旭的星空来说正是这样的分子,是一种冷暴力般的陈述。无论他的星空是幻象还是现实都意味着他具有足够的勇气将自己置身于未知的深处,其反而在最虚拟的地方显得更为真实。观念艺术先驱约瑟夫·库索斯(Joseph Kosuth)曾经将尼采(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的一句话,“艺术比真理更有价值。”作为自己的作品,可见艺术并非单单只有魅惑的一面,正是因为它的存在才消解了来自现实和虚拟两者之间的危险。
 

×

邮件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