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电子遗留物


aaajiao的许多作品都表现出对网络这一现象的新思考,对其中存在的争议和矛盾都有涉及,也包含对数据处理、博客圈以及中国防火墙的关注。这个夏天,新媒体艺术家aaajiao(徐文恺)重返故乡西安,用自己的作品向碑林博物馆中所藏的石碑所赋有的重要意义致敬:它们不仅提供了独一无二的早期文字范例,而且其中所呈现的字体形态和语言词汇在今天依旧被提及。在此次项目中,aaajiao从自己对现代科技与技术媒体形式所持有的谨慎态度中获取灵感,用独特的表达方式去探索这样的问题: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发展,过时的软件会面临怎样的命运,是更显优势?还是走向消亡?
 
在其《数据的重量》(2013)项目中,aaajiao暗示新价值观所具有的矛盾属性是由先进科技与传统知识产生的对立所造成。艺术家通过创作试图探索是否可以用测量黄金的标准去测量数据的价值。“我在一家网站上找到了一位作家,他已经写了十年的博客。我收集了他所有的数据并把它们保存到SD卡里。之后把它放在了一个天平上。在天平的另一端我放了一些珠宝。我们想看看到底需要多少数据堆积起来才能和珠宝持平。结果显而易见,数据和珠宝的重量相差太大,但我想传达的是,在当下,我们所创造的博客如果以过去的方式去审视或以古老的方法去衡量的话,它们是毫无价值的”。
 
在aaajiao所创作的其他项目中,他尝试对科技的能量与发展进行定义,并试图勾画出人类未来生活的景象,其中的部分主题则与OCAT西安馆想要传达的信息十分契合。“电子遗留物” 呈现了人类所具有的消费欲望并表现了一种一切事物都可以被升级进化的现象。紧跟最新科技的脚步已然成为了当务之急。正如aaajiao所说,“现在我们大部分人都习惯依赖我们的手机地图,我不知道在以前没有这项技术的时候人们是怎样生活的。通过这些我们已经可以看到,在未来,人们的生活不能没有科技,当然也离不开它”。
 
我们没有办法以价值判断来衡量这种现象并决定它的好坏。目前来看,它就这样存在着,形成一条将徒劳无功与阴沉悲伤缝合在一起的线,贯穿于这精致且充满想象的展览中。西安是中国许多最为先进的创新技术的发源地,相信“电子遗留物”项目会与这座城市产生特殊的共鸣。
 
关于艺术家

徐文恺(aaajiao),1984年出生于西安——与乔治·奥威尔的反乌托邦杰作《1984》不谋而合,正如他自己所说,这一巧合阐释了作品中所具有的一种生动想象力(受科技影响产生)与诗意诡辩的结合。徐文恺曾学习计算机科学,之后移居上海。
×

邮件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