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西安笔记:废墟纪念

在邓大非十年的独立艺术家生涯中,调查研究一直是其作品创作过程中的重要方法:在确定合适的主题后,艺术家会集中一段时间对主题进行详尽而彻底地探索,直至找到适当的艺术表达形式。大量精彩的想法可以采用不同的方式进行表达,邓大非通常会以绘画、影像、装置、行为表演以及其合作性活动的方式进行创作,而作品的呈现效果往往也是令人惊喜的。此次展览中呈现的是艺术家大量在纸上媒介的作品,结合录像的实验手段。
 
出于对教育的热忱,邓大非认为“教师”这一身份可以使自己在更广阔的领域发挥才能。或者说,他渴望将知识传递下去,和所有人分享他的情感体会和知识经验。当邓大非与艺术邂逅时,他相信艺术是每个人都需要的,并致力于以课堂教学的形式指导孩子们学习艺术,鼓励更多的成年艺术爱好者参与到他所策划的活动当中,而艺术家自己也从中获得了巨大的满足感。邓大非的作品主题涉及群体或者个人、特定地点、历史时刻或地理区域等等。在艺术家的以往作品中,2008年的《家庭博物馆计划》(与艺术家何海合作,乌托邦小组)将上海的一户户普通居民住宅改变成了一座“美术馆”——一个艺术经验产生的地方;2009年,艺术家与搭档何海(乌托邦小组)一起在苏格兰动员实施了一场盛大的葬礼游行,这个完成于苏格兰名为《理雅阁的记忆之宫》的项目是他们对英国汉学家理雅阁的一次致敬和文化误读,随后艺术家邓大非和其艺术搭档何海(乌托邦小组)还完成了一系列以社区绘画、实验电影节等多个极具实验与挑战的艺术项目,均取得了不俗的社会反响。
 
此次呈现于OCAT西安馆的项目,邓大非所关注的是对特定地理区域的研究,这种在地性质的创作也是其正在进行的“废墟”项目的系列延伸。“废墟计划”始于2014年,它的目的并不仅仅是记录区域的变迁。在此项目中,邓大非创造了一系列具有纪念性的图像与符号,伴随着创作的同时也记录了发生在创作周围的环境和土地变化,也赋予了这片处于疾步重建节奏的废墟尾迹生命和情感。城乡结合部的变化是中国社会发展中的一种对农村的自然改革。在中国,这种发展是迅速而广泛的,但它并未减缓人们目前对农村土地的怀恋感,所以艺术家以此为主题,在石头上、纸和水墨中,在印拓的传统技艺中捕捉这些已经失去的遗迹,就像碑林博物馆用相似的方式记录古代石碑表面的印记一样。
 
在“废墟计划”创作的起始阶段,邓大非将精心制作的浮雕刻在已经被毁坏的住所或者房屋曾经所建造的空地上。随着这一程序的完成,刻画通过拓印这一程序变得永恒。随着被雕刻的地表空地被不断的掩埋,重建,拓印效果的古老图像成为一个充满想象空间和回忆的起点,去见证我们这个快速毁灭、发展、建设的历史现场。
                            
关于艺术家
 
邓大非,2005年研究生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 综合艺术系。本科毕业于东北师范大学。目前生活于北京,独立艺术家。2008年与何海结成的乌托邦小组, 其实践方式由一系列的驻地艺术项目构成,乌托邦成为理想化的虚拟参照标准, 其理想, 完美的精神特质构成了对现实本身的参照镜子, 是对现实批判的起点和艺术创作的缘起, 乌托邦并不是艺术追求的完美图画, 它提供了一个对现实本身的参考维度。
×

邮件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