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展出

春季展览 | 郝敬班:沉默的言语

OCAT西安即将展出艺术家郝敬班的个展“沉默的言语”。展览将通过郝敬班近年在不同研究项目中的三部录像作品呈现其工作中对于历史与现实、图像与语言的探索与尝试。

在郝敬班的工作中,历史与现实总是紧密缠绕,以至于观者很难不被时空距离所形成的神秘魅力所吸引。与此同时,观者对于历史的猎奇,也通过影像叙事、图像语言被郝敬班所打破。她以行动者式的观察和记录,以及对不可见之现实的审慎,对历史回溯、重新观看,试图为关于现实和语言的讨论提供了一种参照或路径。郝敬班的艺术实践往往通过某个具体的研究项目来展开:《下午场》(2013)来自于她在2012-2016年所进行的“北京舞厅”计划。该项目通过对北京现存的舞厅来追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和五十年代初的两次交谊舞风潮。在《下午场》中,郝敬班以极度控制的镜头语言捕捉了舞厅日常下午的舞会场景。作品通过对舞厅空间、人的视线的记录,通过影像编织了身在此处的“他们”的个人历史与记忆。

《从南湖公园到红旗街》(2018)则来自于郝敬班最新的“满洲映画(及后的长春电影制片厂)”项目。那些曾经“满洲映画”的亲历者,身处于中日双方复杂历史矛盾之中。他们的立场主动或被动地定义,服务于不断流动的意识形态和政治需求。作品通过对历史史料的收集与研究、个人访谈、实地考察,将曾经的满洲与现今的长春相互交错。当意识形态如同文化遗产一样也被历史所遗弃,这些个体的生命和政治又将如何被观看。“语言”是郝敬班尝试打开这段沉重历史与现实关系的切入点。面对宏大历史矛盾对“真实”所设定的障碍,亲历者和观察者共同在图像和叙述上的陷入了沉默。

不同于“北京舞厅”与“满洲映画”这类长期研究性项目,《慢镜头》(2018)则更像是郝敬班对社会现实的一次快速反应。在2017年寒冬,北京开始清理低端人口住户。郝敬班直接进入这些真实的清理现场,现场也在艺术家的记录中通过慢镜头再次徐徐展开。这是艺术家对感知这次事件的个人回应:“你看不到的、被放慢的瞬间,一定比你所想象的更有冲击力。”“快速”的现实与“慢进”影像之间构成了最强烈矛盾。这就如同个体在现实环境中的失语,结论不需急于被当下立断。实践的价值在成功与被遗忘中同时存在,但沉默和图像会说出自己的答案。


 

关于艺术家
 
郝敬班1985年出生于山西,2007年毕业于伦敦大学金史密斯学院获媒体和传播学学士学位;2010年于伦敦大学学院获电影学硕士学位。2016年,郝敬班获得第五届三亚艺术节华宇青年奖评委会大奖;2017年获得第十一届AAC艺术中国年度影响力大奖的年度青年艺术家奖,并获得第六十四届德国Oberhausen国际短片节影评人大奖。郝敬班目前生活、工作于北京。
 
关于策展人
 
陈立,策展人和研究者,现工作、生活于中国北京。他曾于OCAT深圳馆担任策展助理、香港城市大学担任研究员。他的研究主要关注于空间与美学政治、地缘政治、表演及流动影像。他近期策划的展览项目包括:“他/她从海上来”(OCAT,深圳,2016)、“世变” (Para Site艺术空间,香港,2016)、“余兴派对:集体舞与个人操”(刺点画廊,香港,2017)、“今天应该很高兴”(泰康空间,北京,2018)等。他的艺术评论文章常刊登在《艺术论坛》、《艺术界》、《艺术新闻》及《艺术世界》。

×

邮件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