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历史: 看什么不是什么

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任戬创作了一幅重要作品《元化》,一幅30米长的水墨长卷。1986至1987年间,他花费了整整两年时间来完成这件宏幅巨制。回望整个80年代,蓬勃发展的新艺术浪潮席卷全国各地,而这件作品成为了那个时期最重要的标志性作品之一。1984年, 任戬作为创始人之一建立了“北方艺术群体”。这个艺术家群体是中国80年代期间建立的诸多艺术家群体当中最有影响力的一支,其特殊的重要性在于其成员们对社会学、政治学和哲学理论与艺术表达之间的关系的探索。
 
《元化》呈现了任戬对于世界起源的想象,如圣经《创世记》般地描绘了生命如何从混沌中诞生;随着画面的展开,展示了天地万物越发有序共生的图景。他在编织这幅图画时结合了解释地球及生命起源的神话和科学理论,并在对水墨和画笔的娴熟应用中糅合了不同的绘画方式。任戬在鲁迅美术学院读书时专攻传统水墨画,但同时也一边画着油画。作为一名具有前瞻性的艺术家,当时的他决心找到一种新的表现形式,将自己的水墨画功底与他所向往的一种现代审美形式相融合。因此,尽管《元化》采用的是传统水墨画常用的横轴形式,却并非画在惯用的宣纸上。相反,任戬选择的是“的确良”聚酯纤维这种现代性材料。这种材料与宣纸在吸墨性方面有一定的相似性,与此同时也使他得以将熟悉的“笔墨”技巧(笔触和墨汁纹理的变化)与西方绘画传统中的光影技法(在平面上塑造立体造型的科学方法)结合起来,形成了他称之为“生命态复合形”的造型方法。
 
对于当时的中国艺术界来说,这件作品的新颖之处在于任戬创作理念的灵感来源:80年代改革开发初期开始在市面上出现的各类包括哲学和历史在内的人文社科类书籍。在完成《元化》、实现了对“我们来自何方?”的探讨之后,任戬近期创作的关注点显然转向了“我们往哪里去?”。在过去的十年当中,他一如既往地将自己很大一部分的时间投入到研究工作里。其广泛的阅读和写作所取得的成果在2013年到达了巅峰:在这年,任戬完成了自己的第二幅巨型画作《纪元》,作品长度达36米。这一次,他总共花费了七年时间完成作品里36个板块的精密构图。从幅面上来看,《纪元》是一种对《元化》的继承和延续;但在内容方面,它所展现的时间跨度长达上千年,并将叙述的焦点放在了19和20世纪。在这样一个时间框架之下,艺术家精心策划画面中的内容,使其充分展现人类社会在那个时代在知识、哲学、科学和技术领域里所作出的进步。《山海经》以故事的形式诠释了中国人的世界观,而《纪元》与之相似地运用了叙事的手法诠释在作品中呈现出的每一重大历史事件。其效果在于它展示了一幅植根于现实、但依靠想象创造的图景。在这幅图景当中的事物都具有两面性——真实的历史事件被描绘得既惊悚又虚幻;发明创造既神奇又骇人;新思想既令人兴奋又具有毁灭性。任戬巧妙地用画面阐释了一个道理:在任何发展的初期阶段,进步都会伴随着同等的混乱。通过展示《纪元》这幅阐释历史持续进程的图景,任戬实现了一项壮举:他刷新了我们对世界的看法,并抛出了我们可能会去往何处的猜想。这个问题值得我们驻足思考,也是《纪元》所探究的终极命题。
 
OCAT西安馆对于能够呈现任戬长达36米的重要画作《纪元》深感荣幸。《纪元》将完美地布满OCAT西安馆二层展厅,为观者打造了一个自成一体的独立世界。
×

邮件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