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庄辉个展计划

探索、观察和发现是庄辉艺术实践的核心,不仅为他作品的内容及形式提供养分,也是他保持新鲜思维状态的重要途径。这些实践常常以旅行的形式发生。自1990年第一次骑自行车穿越西北地区以来,庄辉从没停止过用这样的方式生活和创作,至今足迹已遍及中国及东南亚各地。他偏爱最原始的旅行方式,从一次次近乎徒步的旅行当中汲取灵感。人生经历是庄辉的艺术精髓。
 
2014年,在第一次骑行发生将近25年之后,庄辉通过一次项目在身体、精神和艺术三个层面上贯通了当年开启的旅程。如果说1990年的骑行是一个起点,2014年的远行则是通向某种完结的终点。这一次,庄辉带着他2008年至2012年间创作的四部重要装置作品,回到了西北这个喻意他作为艺术家出生的地方。他将这些作品从北京的工作室运到了西北戈壁腹地当中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地点,把它们交付给了永恒的大自然,并发誓不告知别人此地在何处。这四件作品中有几件是他和来自陕西榆林的创作搭档旦儿合作完成的。
 
2014年9月,庄辉带领团队从北京出发,长途跋涉几千公里来到戈壁腹地深处他们所能找到的最远离人烟的地点,在那里将作品卸下,安放于茫茫大漠的旷野边缘,随后便驱车离开,由此将这些作品留给了那些有幸在大自然侵噬掉它们之前路过此处的人们。其中的某些作品也许会在沙漠中存留数年,尤其是《倾斜11度》这件以北京圆明园标志性遗迹“大水法”为原型的全尺寸铸钢复制品。在放置作品的过程中庄辉和他的团队就亲眼见证了大自然的力量:正当他们卸下《倾斜11度》这件最大的装置作品时,忽然刮来一阵沙尘暴将已经摆放好的一件作品(2012年装置作品《无题》)里的一根柱子卷向远方。而庄辉和他的团队只能眼看着柱子在旷野中渐行渐远,最终消失在遥远的地平线上。完成任务之后,他们驱车返程,其间只在一个荒废了的村庄旧址上稍作停留,在一座危房的残垣断壁上完成了一幅壁画,以纪念1990年和2014年的两次旅程。这幅壁画所在的位置对庄辉来说具有特殊的意义:庄辉和他的同伴在1990年的旅途中结识了一位朋友牟莉莉,她家的房子曾经就在离壁画很近的地方。20几年来时过境迁,故友的家早已搬走,而那幢房子也早已同整个村庄一起化成了废墟。那里所残留的事物如今只能在回忆中被清晰地保存下来,辛酸地述说着关于持久与不朽、探索与难解之谜的故事。然而,为未来的考古学家们留下待解的谜团并非庄辉的用意。他此举意在通过一种反叛的表达方式实现内在的释放,并以此质问艺术对当今世界的意义何在以及艺术在这个愈发物质化的社会中获得价值和坚守的能力。
 
本次展览由庄辉为OCAT西安馆的展览空间量身布置,用丰富的图片、文献和影像资料为观众重现了他的个人展览计划之旅。
×

邮件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