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椭圆

梁远苇通常被认为是一个画家,但最好地体现了她对艺术的态度的作品,或许应该是《umustbestrong》,2004-2006,她十年职业生涯中的少量装置作品之一。《umustbestrong》是一个简单的小型装置,将现成品和行为证据并列在一起,如梁远苇所述,从2004年7月开始,她用打字机在最具挑战性的表面易损、可溶解的卫生纸上,每天打“u must be strong”这句短语44遍, 直至严谨而整洁地打完一卷。材料与文本的结合构成了极为巧妙的双关和歧义,何谓必须坚强?英文形容词“strong”曾被一家著名的西方卫生纸品牌用于广告语,宣传其产品的质量——其柔软程度能够使婴儿倍感舒适,同时其强韧也足以承受咬着纸筒跑开的家犬的拉扯。而作为艺术作品,《umustbestrong》则指引着人们的关注点从表层现象进入更为核心的理念,去了解艺术家以及艺术创作的本质。在社会的各个领域,女性为了与男性竞争,都必须坚强,甚至女性可能会提醒自己(在情感上)要比任何男性都坚强;对于男性来说,坚强则往往体现为一种物理经验。当然,这只是对于《umustbestrong》的常规解读之一,作品本身还有着更为丰富的可能性。重点在于,梁远苇用一种看似简单的组合,实现了某种颇为深刻的效果。因此,我们以《umustbestrong》作为本次展览的起点,这也是梁远苇在大陆的首次机构个展。
    
《umustbestrong》中打满字的卫生纸,在视觉上与梁远苇的绘画过程形成了谐和的回声。它们都是有意识地基于一种形式建立工作程序,在画布上一行一行地推演下去,一寸一寸地运行下去,并非出于艺术家对于机械劳作的主张,而是为了坚持某种秩序和理性。这一过程需要技巧、耐心和纪律。其最终产生的图案形式和结构,在很大程度上,作为绘画当然是“美”的,但这种“美”不应当被解读为作品的内容。“我的绘画即是由我自己的素材、意志和技术构成的个人宇宙。”这句话听起来简单,但过程并非如此。
    
梁远苇的创作受到艺术史经典的广泛影响:当代的如索尔·勒维特,据她说在绘画上最受其启发的贾斯培·琼斯,以及戈雅、意大利湿壁画和奥罗斯科。更准确的说,研究经典的过程也是她的创作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其目的在于平衡观看并解构观看的过程,挑战对于作品的图像化观看方式,那些通过印刷品、书籍、杂志的平坦光滑的纸面被看到的“原作”,通常涂有一层光膜、或是像水彩画纸的质感,试图唤起人们对于艺术的感知。今天,更为常见的观看方式是在社交媒体的传播中获得图像(无损复制),不只关乎摄影的再现,更涉及光和照明。这也引发了她近年对于绘画尺幅这一主题的探索。
   
此次与《umustbestrong》和其关联作品《A Piece of Painting》(2013)同时展出的,还包括十二幅梁远苇专为本展创作的最新绘画,力图充分呈现她的想法和观念。
 
OCAT西安馆诚挚感谢以下为此展览提供大力支持的机构及个人:佩斯北京冷林;北京公社吕静静;南京四方美术馆陆寻,翻译张夕远。
×

邮件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