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周末

“肆” ——现代舞演出

四季”篇中,展现了作者眼中春、夏、秋、冬四个季节,并由此引发对于生命意义的探讨的一部现代舞蹈作品。作品以舞蹈贯穿始终,同时通过对于道具白纸的不同运用完成一部诗意的舞蹈画作。依照时间顺序,白纸被逐步推开,舞者于上勾勒着四季轮回、生命多彩,其中,每个节气均被赋予了各异的感情色样。初春的画面多明丽,独舞演员用涂满染料的肢体将白纸着色以缤纷的色彩。生命伊始,不辨事理的我们在一次次的尝试中叩响真理的大门……夏季的色彩干爽通透,舞者以肢体的运行推开卷纸直至舞台被铺尽。生命终究不过一个循环体,当春日里冗杂的记忆搪塞于我们过重的分量时,最好不过夏季里的一劲干爽之风,吹开厚实的积垢,换的一片生意……秋日的基调不免感伤,这是一场告别的仪式。白纸上堆放着成堆的荞麦,演员用脚下的果实摸索着各自的归属。落叶飘零,每一株生命终将归宿于各自的命运,曲折、通达,不尽相同:冬季里万物被皑皑白雪所笼罩,白看似一片虚无,实则包罗万象。生命终归于虚无,而虚无之中却包藏着大智慧。作者抓住虚与实这一主题,以盲人这一形象,展现盲人观花,花无形然意动人这一深刻寓意。 
             
“爱情”篇中,编者结合自己的感情经历,以自叙的方式娓娓道来了自己情感体悟。作品共分四个部分,首先是女子的独白,演员借助道具靠椅,展现女性内心对于爱情的渴望与冲动;其次,女子回忆了初恋的美好,那些青葱的岁月、似水的年华;而后,爱情开了小差,他们的世界被外人闯入了。隐瞒、欺骗、而后是喋喋不休的责骂,双方的情感已走到崩溃的边缘。“我们结婚吧”打破了恋人间喋喋不休的争执。最终,空间被隔成两处,婚礼的现场甜蜜幸福,另一处的一双男女则木然台上……世间的痴男怨女总在苦苦追寻着爱情的真谛,然而爱情究竟是什么,却无人能答,是荷尔蒙的泛滥?是跌跌不休的争执?还是长相厮守的幸福?
×

邮件订阅